当前位置:新加坡租房网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国大经济系副教授: 屋价快速上涨将扩大贫富差

  屋价的快速上涨会加剧社会的贫富差距,屋价的长期增长速度应该和国人的收入增幅保持在同样水平。

  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系副教授蒂拉克(Tilak Abeysinghe)昨天在2014年新加坡经济政策论坛发表了他的研究报告,并指出我国的屋价还有回调的空间。

  他说,当屋价快速攀升时,收入被重新分配,从买房自住人士的口袋里流进了房地产发展商、收租屋主和金融界的口袋,拉大我国的贫富差距。

  在一些国家如澳大利亚,买房者可以选择卖出市区的房屋来套现,并在郊外买一套价格更低的房子,屋价的上涨能让他获益。但在新加坡,买房人士没有这样的选择。

  屋价的上涨速度超过收入增幅,也意味着人们可以用作消费的钱减少了。

  反映本地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过去10年从0.457上升至0.463,2012年曾达到了0.478。虽然去年的系数稍微回落,扭转了自2009年以来节节攀升的现象,但按照国际标准,0.4以上的系数表示收入差距较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的基尼系数多为0.3。

  蒂拉克认为,在长期范围内,屋价的增长速度应该和收入增幅相一致,也就是约4%,屋价增长如果超过这个速度,就不健康了。

  他说,我国的屋价还未回调到长期收入增长的趋势。

  从2009年至2013年期间,我国的私宅价格上涨了约60%,这相当于每年12%的复合增长率。过去四个季度,私宅价格累计下跌3.9%。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及金融管理局主席尚达曼日前指出,我国私宅和组屋价格自2009年开始大涨后,还没取得“实质的回调”。他说,如果每次房市在大涨之后没得到实质的回调,长此下去房地产价格将跑得比家庭收入的增长还要快,这是应该避免的。

  蒂拉克也说,导致我国贫富差距拉大的另一个因素是我国人力市场的两极特性。在我国,大公司顶尖人才以及低端劳动力市场都面临激烈的竞争——对顶尖人才的渴求推高了总裁级别人士的薪金,但低收入劳动力市场却因为外劳的加入,压低了薪金。

  我国有能力面对外界风险

  另一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新加坡代表杰弗里·希南(Geoffrey Heenan)昨天在论坛上致辞时说,全球经济下滑的风险越来越明显,包括地缘政治恶化、风险息差逆转,以及金融市场波动性增加。同时,发达经济体的增长停滞或增长潜力低下,而新兴市场的增长潜力则下滑。

  希南并不太担心新加坡的经济增长放缓,因为这是政府重组经济的结果,政府能够根据情况作调整。

  他认为,面对外界风险因素的威胁,我国有缓冲能力,例如大量的外汇储备和良好的财政状况。至于国内风险,因为外劳政策收紧导致的人力成本上涨以及竞争力下滑,我国政府有调整政策的空间。

  新加坡经济政策论坛由新加坡经济学会(ESS)和新加坡国立大学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