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加坡租房网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新加坡公寓 要用住屋累积资产 政府须有至少

  房产体系和社会福利体系的相互融合是新加坡公共住屋政策的独特之处,这让新加坡人能够通过房产规划退休生活,并在社会财富分配方面保持公平。

  宏茂桥家庭服务中心和新跃大学昨天首次联办研讨会,讨论现代新加坡所面对的社会问题和挑战,并分享应对方案。

  主讲嘉宾是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主任李健正教授。他自90年代初开始研究东亚经济体的房屋政策。

  他说:“香港大约75%的房地产市场被11个主要开发商控制,有些香港人说,新加坡更糟,建屋发展局几乎垄断市场。理论上虽然正确,但这是有必要的,这是对市场的另一种理解。”

  他举出从新加坡住屋政策中学到的3个基本理念:

  拥屋而非租屋,房屋建造几乎被垄断。

  大众都能拥屋,而非少数,公共住屋市场是“半封闭”市场。

  拥屋不单纯是有瓦遮头,而是为退休积累资产。

  李教授强调,融合“房产”和“社会福利”这两个体系,是新加坡住屋政策的独特之处。

  他指出,住屋做为有效积累资产的社会福利政策,很大程度上需要政府干预。政府要持有百分百或至少90%的控制权,长远来说是一项挑战,香港不太可能做到,但新加坡的情况好很多,而且能够持续。

  李教授比喻说,房地产市场就像一只凶猛有力的老虎,新加坡认为老虎应被驯服,但香港认为老虎动不得,如今香港人恨这只老虎。香港政府对市场的计划和管制不足,使住屋政策缺乏提供社会保障的能力,让社会财富分配不均。